目前分類:旅行│東京櫻花悸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Day6 4/12 夢中,再見

BOOK•OFF 秋葉原店
東京駅一番街
日暮里

Pon: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Day5-2 4/11 東京櫻花悸

 

上野
アメヤ横丁
御茶ノ水

Pon: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Day5-1 4/11 東京櫻花悸

上野
アメヤ横丁
御茶ノ水

Pon: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Day4 4/10 門與障壁

神田‧東京
軽井沢
長野M-Wave

Pon: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Day3 4/9 潛伏的聲線

中目黒
上島珈琲
五行ラーメン

Pon: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Day2-2 4/8 輪迴的縮影

都電荒川線
新橋
月島

Pon: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Day2-1 4/8 輪迴的縮影

都電荒川線
新橋
月島

Pon: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Day1 4/7 夢與現實的交界

 

秋葉原
東京タワー
六本木

Pon: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在我的認識裡,如果計畫是存在視線難及的高空,夢想的位置則是架一個人字梯就能攀登的高度。
夢想的成立就像在溼潤的花台埋下的綠豆種子,只要我決定這個意圖的驅使,出芽挺立的光景也是可預測的、勢在必行的。並不是我降低了夢想該有的高度,而是當一朵美好的雲高遠地飄浮在彼端,在我的視網膜落下不清晰的影像時,我不願絞盡腦汁去計算或推敲它的高度。當條件兼備,雲與我的距離終於縮短至我的掌握範圍,那麼我想趁天候作美時不猶豫地攀上去,在它再度飄遠之前。只有這個時候它才能被我定義為夢想的。夢想本身就是因人而異的主觀產物,那麼我對夢想下的這種主觀定義又何嘗不可行?
 
但這一回,幾度我都以為自己要失足跌落,緊抓著梯緣驚顫不已;儘管繃緊著執拗的罪名好不容易爬上梯頂,仍小心翼翼深怕失了衡,從自己認為很穩固可靠的人字梯上狠狠摔到現實的地面。

Pon: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